快捷搜索:

闻着那近在咫尺的发香欣赏着那绝美的轮廓

但夜冰寒的黑鼎却在与灵剑的短暂接触中,被灵剑绞成了粉末!夜冰寒不由一阵心疼,抽空狠狠白了后方的楚锋一眼!
 
    事实上,若不是楚锋苦苦恳求,夜冰寒绝对不可能出手相救!只因,莫卿颜出自敌对势力邀月斋!除此之外,夜冰寒一早也就亲身感受到了灵剑的不好相与!
 
    当然,此刻说这些都是虚的,在黑鼎粉碎的同时,夜冰寒一边全力出剑,挡住那灵剑的威势,一边狂呼,“快,带着他们两个,以最快的速度退开!”
 
    莫卿颜微微一怔,心底虽有一些抗拒,不愿与炼狱魔宗这种魔道修士为伍,可毕竟是对方救下了自己,所以还是即刻拖着疲惫之躯,强提最后的力气御剑。
 
    “走!”莫卿颜一左一右拉起楚锋和夜冰莹,长剑瞬间拖起了一溜残影冲向天际。
 
    站在长剑之上,闻着那近在咫尺的发香,欣赏着那绝美的轮廓,楚锋的心中不由一荡,这是楚锋第一次与莫卿颜靠得如此之近!同样也是楚锋第一次与莫卿颜真正意义上的会面!
 
    但同时又令楚锋颇为黯然!因为自始至终莫卿颜仅仅对着楚锋吐出了一个‘走’字,连正眼都没瞧楚锋一下!倒是被莫卿颜隔着的夜冰莹对着楚锋俏皮的眨了炸眼睛,仿佛在取笑楚锋的活该与自作多情!
 
    三人都不清楚就在三人御剑离开之后,夜冰寒的身后突兀多出了一位青年男子。
 
    男子的脸上挂着一抹奇怪的笑容,也不出声,就那么静静看着夜冰寒在灵剑的攻击下左支右撑。直到,夜冰寒露出疲惫之色,攻守之间不再如之前有序从容时,男子动了!
 
    “去!”男子身形连纵,抖手就是一剑凌厉劈出,那剑势之快,蕴含的力道之大,使得破空之音极其刺耳。夜冰寒一惊,在百忙之中回头,只见一道剑影在自己的瞳孔中迅速放大!
 
    显而易见,青年男子这一击攻击的不是灵剑,而是原本就被灵剑压制在下风的夜冰寒!
 
    夜冰寒又急又怒,手里的长剑继续抵抗灵剑的攻势,另一手则是仓促点出一道指光,轰向青年男子袭来的长剑。剑指相交,夜冰寒发出了一声痛苦的闷哼。
 
    随之而来的则是夜冰寒的质问,“邀月斋!你也是邀月斋的人?枉你为正道子弟,竟然出手偷袭!”
 
    “哼,谁规定正道就不能出手偷袭了?你是魔修,人人得而诛之!偷袭,算什么?”
 
    “混蛋!你可知……”夜冰寒刚要继续喝骂,可刚一分心,就被灵剑的一缕剑光给扫中,左肩处顷刻被鲜血染红。夜冰寒不由得身子一晃,估摸着这点时间夜冰莹楚锋他们也该走远了,当即瞪了青年男子一眼,紧跟着身形电射向远处。
 
    但夜冰寒快,灵剑与那青年男子的速度同样不慢!
 
    灵剑化作一抹残虹,紧紧缀在夜冰寒身后,青年男子则是一边御剑追击一边隔空发掌,让夜冰寒不能全心全意的逃离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