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灵剑与那青年男子的速度同样不慢

显而易见,青年男子这一击攻击的不是灵剑,而是原本就被灵剑压制在下风的夜冰寒!
 
    夜冰寒又急又怒,手里的长剑继续抵抗灵剑的攻势,另一手则是仓促点出一道指光,轰向青年男子袭来的长剑。剑指相交,夜冰寒发出了一声痛苦的闷哼。
 
    随之而来的则是夜冰寒的质问,“邀月斋!你也是邀月斋的人?枉你为正道子弟,竟然出手偷袭!”
 
    “哼,谁规定正道就不能出手偷袭了?你是魔修,人人得而诛之!偷袭,算什么?”
 
    “混蛋!你可知……”夜冰寒刚要继续喝骂,可刚一分心,就被灵剑的一缕剑光给扫中,左肩处顷刻被鲜血染红。夜冰寒不由得身子一晃,估摸着这点时间夜冰莹楚锋他们也该走远了,当即瞪了青年男子一眼,紧跟着身形电射向远处。
 
    但夜冰寒快,灵剑与那青年男子的速度同样不慢!
 
    灵剑化作一抹残虹,紧紧缀在夜冰寒身后,青年男子则是一边御剑追击一边隔空发掌,让夜冰寒不能全心全意的逃离。
 
    不得不说青年男子的做法凑效了,夜冰寒若是不管不顾的闷头赶路,势必会被青年男子接二连三的劈空掌给劈成重伤,到时候不用灵剑出手,青年男子就能轻易将夜冰寒抹杀。
 
    可若要应对青年男子,化解青年男子不要脸的偷袭,那么速度必然又会大打折扣,被灵剑给追上,缠住,最终就算不被正面斩杀,也会真元耗尽活活累死。
 
    所以夜冰寒瞬间陷入了两难!
 
    怎么办?夜冰寒飞速思考,但青年男子并不会给夜冰寒思考的时间,而是一边追,一边加大了攻击的力度。
 
    夜冰寒慢慢发现,青年男子的修为竟是超出了自己明显一截,哪怕没有灵剑的干扰,也能正面将自己击杀。那对方这么猫戏老鼠的追逐着自己,又到底是因为什么?
 
    夜冰寒忍不住出声质问,青年男子一开始并不回答,但在夜冰寒的速度越来越慢,气息越来越浮躁,受伤部位也越来越多时,青年男子终于开口了。
 
    “哼,为什么?因为你坏了我铭瑞的好事!你以为我那同门需要你救?有我铭瑞在暗中,有你什么事?”
 
    “那你为什么不出手?”
 
    “时机不到!我要等她绝望到最后一秒时,强势出击,救她于水火之中!女人嘛,总归对于英雄救美有着特殊情结,到时候我再表白一番不难抱得美人归!你却坏了我苦苦等候的大好机会!”
 
    “索性你的姿色也不比她差,那么暂时得不到她,先拿你来安慰安慰也是不错!据说你们魔宗女修对于那方面可是别有一套功夫,能让人*,等擒下你,你可别让我失望!”
 
    “你…….铭瑞,你无耻!”夜冰寒总算是明白了铭瑞的主意,一时间夜冰寒惊怒到极点。
 
    但如此分心之下夜冰寒又被灵剑剑光击中,虽在关键时刻,夜冰寒动用手段化解了大部分力道,避过了要害,可夜冰寒的身形还是猛然一斜,眼看着夜冰寒就要无法平衡住身体,偏偏铭瑞又落井下石。
 
    “给老子下去!”
 
    铭瑞蓦然速度全开,一下飙到了夜冰寒正上方,紧跟着翻转长剑,用剑面狠狠砸向了夜冰寒的头颅。
 
    只听‘砰’的一声响起,夜冰寒的身躯胡乱晃了晃,接着就一头栽倒。
 
    但不等夜冰寒真的落到地面,铭瑞就直掠而过,将夜冰寒挟在肩窝下,飞快蹿出。
 
    至于铭瑞身后,则是灵剑呼啸,紧追不休。
------------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